猪眼睛发红  养殖项目可行性报告  养殖50大骗局揭秘  养20头牛国家补贴多少 
 
当前位置:首页 > 养猪技术 > 综合养猪 > 正文

小说:他都惊呆了,这只鹦鹉不仅会喷火,而且还会流利的说普通话

   转载 发布时间:2019-05-15 23:05:30   来源:醉唐   举报
【导读】轻轻把鹦鹉抓在手里,掰开它的鸟喙,叶尘犹豫了一下,还是恋恋不舍地把丹药放了进去...鹦鹉现在还是一副很是虚弱的样子,任由叶尘摆弄也不反抗,感觉到有东西塞进到嘴里,它下意识的就咽了下去。空气瞬间安静了一下,下一刻,本来半睁半...

轻轻把鹦鹉抓在手里,掰开它的鸟喙,叶尘犹豫了一下,还是恋恋不舍地把丹药放了进去...

鹦鹉现在还是一副很是虚弱的样子,任由叶尘摆弄也不反抗,感觉到有东西塞进到嘴里,它下意识的就咽了下去。

空气瞬间安静了一下,下一刻,本来半睁半闭的鸟眼陡然瞪得溜圆。

叶尘见鹦鹉把丹药咽了下去,却没有什么反应,正在想是不是丹药还没有消化,忽然间看到鹦鹉把眼睛瞪得大大的,把他吓了一跳,心里想:“完蛋了,莫不是中毒了...”

正思考间,鹦鹉的身体开始发生变化,身上火红色的羽毛变得更加明亮,表面竟然开始散发出淡淡的红色光芒,光芒一明一暗仿佛呼吸一般....

这神奇的景象把叶尘看的一愣一愣的,还没回过神来,鹦鹉又有了新变化。

只见鹦鹉忽然把鸟喙张到最大,舌头伸的直直的,一副痛苦的模样,仿佛有什么东西堵在了喉咙里,想吐却又不吐出来地样子,身上淡淡的红色光芒也开始渐渐向头部汇集....

眼看鹦鹉的鸟喙越张越大,叶尘不由得有些担心它会不会把自己的鸟嘴给撕裂的时候,鹦鹉猛地发出一声清亮的鸣叫,同时,一团暗红色地火球猛地从它的嘴里喷出,火球带着尾焰在空中划过一道弧线,最终缓缓消散.....

叶尘瞬间惊呆了,卧槽,这,这鸟怎么还会喷火呢?

就在叶尘感到无比惊讶的时候,他又看到了一个更加震惊的景象...

鹦鹉吐出来一团火焰之后,脸上竟然浮现了一个舒畅地表情,同时鸟喙微张,一个轻佻的声音从它嘴里发出:“特么的,差点把老子憋死...”

“咔嚓”,叶尘仿佛听到了自己下巴脱臼的声音....

他指着那只鹦鹉一副活见鬼的样子,嘴里结结巴巴的道:“你..你..你竟然会说话?”

“切,”鹦鹉不屑的瞥了他一眼,轻轻抖了抖身上的火红色的羽毛道:“土鳖,会说话怎么了?你不也会说话吗?”

叶尘指了指自己道:“我是人啊?我当然会说话,可你是只鹦鹉好吗?”

鹦鹉此刻已经完全没有了之前虚弱的样子,精神抖擞地在桌子上踱着步道:“鹦鹉怎么了?鹦鹉会说话的有好多呢,一看你这穷酸样就知道没什么见识,”

“卧槽,我没什么见识?”叶尘不敢相信自己居然被一只鹦鹉给鄙视了,辩解道:“其他鹦鹉会说话也就会说几个简单的单词好吗?哪像你这么条理清晰的说着普通话的,你到底是什么东西。”

“你才是东西,你全家都是东西。”鹦鹉跳着脚骂道。

“我才不是东..呸,妈的,差点被一只破鸟给绕进去了。”叶尘差点脱口而出把自己给骂了,有些恼羞成怒的说道。

“之前你丫欺负我那事我还没跟你算账,你还敢骂我,吃老子一炮,我呸!”鹦鹉愤怒地说完话之后,嘴一张,一颗蚕豆大小的火球从它嘴里喷了出来,慢悠悠的朝叶尘飞去。

“....算了,老子不跟一只破鸟一般见识,”叶尘手指一弹,弹灭了那颗小火球,语气轻松地说道:“我这也算给你治好了,一会儿那妹子来了,就拜拜了您那,不过我劝你最好不要在别人面前说人话,小心被人抓走切片研究了。”

“切,”鹦鹉不屑的撇了叶尘一眼道:“你当我跟你一样傻吗?”

“我日,你等着,”这只鹦鹉的臭嘴让叶尘一阵火大,拿出手机给苏映雪打了个电话:“喂,你的鸟我治好了,赶紧过来拿走,还有,以后你,还有你的鸟,都不要再来烦我了。”说完,叶尘狠狠的挂了电话。

“切,你当我愿意待在你这臭烘烘的屋子里吗,我们家映雪温暖的怀抱比你这儿舒服多了,哦,对了,你这个单身狗肯定没有感受过妹子温暖的怀抱的。”鹦鹉一脸坏笑地说道。

“妈蛋,我忍...”叶尘决定不在理会这只破鸟,他怕再跟这货说话,就会忍不住把它撕巴了。

不管鹦鹉在旁边在怎么聒噪,甚至无聊地飞到叶尘头上啄他的头发,叶尘都坚决不理它,自顾自的玩着手机...

没过多久,苏映雪便赶到了宿舍,鹦鹉看到她,很亲热地扑棱着翅膀从叶尘已经变成鸡窝地头顶飞到了苏映雪的怀中。

这只贱鸟非常不安份地在苏映雪的怀抱里拱来拱去,同时还不忘回头挑衅似的看了叶尘一眼。

苏映雪温柔地用手安抚着鹦鹉,被鹦鹉拱的胸前痒痒的,嘴里咯咯直笑,她也看出来小鸟的状态跟之前虚弱地样子完全不一样,看样子已经彻底的好了。

叶尘站在旁边,看着女孩纯真幸福的笑容,心跳不由得加快了几许,这是他第一次看到这个清纯美丽的姑娘的笑容,不得不承认,这个校花的名号,她当之无愧。

“鹦鹉已经没事了,但是颜色变不回来了,你带着它可以走了,以后我们两不相欠了。”叶尘无视鹦鹉挑衅地眼神,面无表情地说道,虽然他心底确实有些羡慕这只鹦鹉,但是他是绝对不会表现出来的。

“谢谢你,我知道我之前态度不太好,而且发生这些事其实也不是你的错,但也是因为我太关心它了,所以,我..我可以请你吃顿饭,当作是赔罪吗?”苏映雪脸色微红目光躲闪地说道,眼睛里隐隐有些明亮的东西在流动...

“额...等有空再说吧,那什么,我还有一些东西要忙,没什么事的话,你可以走了,”叶尘本来下意识的想要拒绝,但是看着女孩明媚动人的俏脸,狠心的话实在是说不出来,只能敷衍一句,下了逐客令。

“哦,好吧,”听到叶尘话里拒绝的意思,苏映雪脸上浮现起一丝失望的神色,但随即隐去,重新扬起笑脸,对叶尘说道:“谢谢你,如果你有什么事情我能帮上忙的话,随时给我打电话。”

“嗯,好,”叶尘随口答应道,他并不认为他有什么事情会让这个小姑娘帮忙,便敷衍了一下,让她赶紧离开,他实在一秒钟都不想多看那只臭鸟了。

“嗯,那我走了,拜拜,”女孩留给叶尘一个令他有些失神的明媚笑容,抱着鹦鹉转身离去。

“看来烽火戏诸侯的故事确实很可能是真的啊,这个世界真的有长得能祸国殃民地女子啊,”叶尘微微摇头,驱散脑海里那个惊艳的笑容。

苏映雪带着那只臭鸟那么一走后,叶尘突然感觉有点无聊,而今天也没什么课,干点什么呢?

就在他思考要不要去打会篮球的时候,

放在桌子上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是宿舍小毛打过来的。

“喂,小毛,课上的怎么样了?是不是很有趣呀?”叶尘没好气道,他还记得宿舍几个损友丢下他跑路的样子。

“叶子快来鸳鸯坡,大鹏让人打了!对面人多,我们撑不住了,”小毛急急忙忙地声音从电话里响起。

“什么?”叶尘大怒,快速说了声:“你们撑住,我马上到。”说罢,拿起手机转身向外面跑去,

刚跑到门口,叶尘停了一下,转身回到宿舍拿起一副羽毛球拍,直奔鸳鸯坡而去....

鸳鸯坡在学校的东南角,平时少有人去,原本也没有名字,只是学校当初盖图书馆时用剩余的建筑材料和泥土堆砌而成地一个土坡,后来为了美观,就在坡上种满了树,再到后来,就成了情侣们晚上的好去处,省了开房钱,还比较刺激,鸳鸯坡的名字也由此而来。

当叶尘气喘吁吁的赶到鸳鸯坡时,看到他们三个人手拿着砖块石块跟一伙人对持着。

叶尘跑到他们身边,发现他们三个身上衣服破烂肮脏,身上也都带着伤,尤其是大鹏,脸上更是鼻青脸肿,摇摇晃晃地站都站不稳,被李瑜和小毛两个人搀扶着,

反观另一伙人,十几个人稀稀拉拉的站着,身上衣服干净整齐,脸上更是都带着轻蔑的笑容,看来在叶尘赶来之前,大鹏他们已经吃了不小的亏。

“怎么回事?怎么搞的这是?”叶尘手持羽毛球拍,戒备地盯着对面一伙人,嘴里低声问道。

“妈的,站最前面那个穿白衣服的,叫王辉,是跆拳道社团的,今天这货到大鹏他们社团,点名要找一个妹子切磋,大家都没想太多,那妹子就上场了,结果那狗日的对妹子动手动脚的,大鹏看不过去,就跟他吵了起来,那狗日的说要不然咱俩切磋切磋,这里施展不开,咱们去鸳鸯坡,我们几个就来了,谁知道他们耍阴的,呸,”小毛吐了一口带着血丝的吐沫,低声骂道:“我们刚过来,他们一群人就把我们围住了,妈的,他们是早就埋伏好的,他们人太多,不小心就吃了点小亏,”

叶尘瞥了一眼他们,一个比一个凄惨,还说是吃了点小亏?轻叹口气道:“都给人家打成这个样子了,还嘴硬呢?你叫我来也不顶事啊,咱们就四个人,不,是三个半人,大鹏现在最多算半个,我们也打不过他们啊?”

“嘿嘿,谁让我们是兄弟呢?不叫你叫谁,大鹏不想事情闹大,聚众斗殴,让学校知道了后果就严重了,没办法只能叫你这个小钢炮来了?”小毛嘿嘿笑道。

“我去你丫的,你才小钢炮,”叶尘笑骂道。

“小钢炮”是众人开玩笑给他起得外号,叶尘身高不算太高,只有一米七五,宿舍剩下的三个人,个头最低的小毛也有一米八一,大鹏个子最高,一米八七,而且长得虎背熊腰...偏偏叶尘个子不高,却喜欢打篮球,凭借着从小就比普通人强一些的身体素质,以及勇猛的打球风格,被宿舍众人亲切的称为“小钢炮”,虽然叶尘对这个外号深恶痛绝并且强烈反对,但还是被延续了下来...

“喂,你们说完了没有,叫了一个人也没用,乖乖跪下叫声爷爷,老子今天就放你们走,要不然,我把你们腿给打折了...”

就在叶尘低声跟小毛低声交谈的时候,对面人群中,一个身穿白色运动服地青年排众而出,嘴角抿起一丝狞笑,一脸戾气地说道。

“嗬,不光长得跟个蛤蟆精似的,说话也像啊,口气还真是大啊,”叶尘冷冷地看着白衣青年,嘴里讥讽道。

“马勒戈壁,老子今天一定要打的你跪地求饶,看你还敢不敢这么说话。”白衣青年顿时大怒,一脸阴狠地望着叶尘道,他因为长相的问题,从小就被人嘲笑,但是随着他年龄地增长,手段也越来越阴狠毒辣,周围的人要么畏惧他身后的家族,要么畏惧他这毒蛇一样地性格,已经很多年没有人敢嘲笑他了,这次,叶尘一下子就戳到了他心地地痛处,王辉心中发狠,一定要让这个人付出惨痛的代价。

“呦,这个逼装的我给你打零分。”叶尘冷笑,手中微微一紧,感受着掌心里偷偷从乾坤箱里拿出的符咒,心中大定,嘴里恶毒的说道:“死蛤蟆精,你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你是想用你的长相恶心地我求饶吗?那你现在已经赢了。”

“妈的,给我上,往死里打,打死我负责。”白衣青年瞬间大怒,抄起一根钢管带领着众人冲了过来。

眼看着对面来势汹汹,李瑜松开搀着大鹏的胳膊,手持砖块严阵以待道:“妈蛋,这次估计是要完蛋了,不过叶子骂的好,真特么出气,哈哈,气死那个狗日的。”

叶尘没有说话,放下羽毛球拍,双手握住掌心地符咒,用力一撕,一圈如水波一般光纹瞬间从掌心扩散开来,然后叶尘瞬间感觉世界仿佛静止了,不,没有静止,只是所有运动地物体都变成了慢动作。

叶尘眼睁睁看着脸前有一片落叶正在已微不可见地慢速缓缓往下落,也看到了对面那个长得跟蛤蟆似的白衣青年手中的钢管脱手而出,正缓缓向叶尘飞来。

“哼,都给我躺下吧,”叶尘闲庭信步般走到对面的人群里,将他们手中的钢管都指向了同伴的脑袋...

最后,叶尘来到王辉面前,双手各持一只羽毛球拍,左右开弓,噼里啪啦在脸上狂扇了几十下,然后看着白衣青年那不堪入目的脸开始慢慢肿胀变形,变得更加不堪入目..

做完这一切之后,叶尘缓缓回到原位,周围的世界又瞬间恢复了正常,各种金属碰撞肉体的闷响和痛呼声瞬间响起,以及夹杂在其中地一声格外凄厉的惨叫,冲过来的人群顿时人仰马翻。

“这...这是怎么回事?”小毛一脸震惊地看着面前扑到一地的人,他只感觉眼前一花,然后对面地敌人便捂着脑袋倒了一地,尤其是领头的王辉,脸肿的跟猪头一样,嘴里不断发出凄厉地惨叫,并从嘴里喷出一颗颗带血地牙齿.....

“啧啧啧,今天真是长见识了,这特么演鬼片都不用化妆了啊,哈哈.....”小毛非常夸张地大笑着....

“泥门个屋更桌(你们给我等着)”王辉努力睁着肿成一条缝的眼睛,口齿不清的留下一句狠话,然后带着众小弟们落荒而逃,他也不傻,虽然不明白为什么自己地人怎么一瞬间就倒了一地,而自己被打成这个样子,却连敌人地影子都没看到,他知道今天这场子是肯定找不回来了,只能等回去以后再做打算了....

眼看着那群人屁滚尿流的跑了,李瑜丢下手中的石块,长出一口气道:“妈的,我都做好住院的准备了,没想到是虚惊一场,话说,刚才是怎么回事啊?他们怎么突然就自己人把自己人给打倒了。”

“谁知道呢?”小毛耸耸肩道:“反正是好事,为了庆祝大家死里逃生,大鹏请客,今天出去搓一顿去。”

“没问题,咳咳...”大鹏豪爽地拍拍胸脯说道,没想到碰到了伤口,一口气没上来,顿时咳嗽了起来。

“哈哈...走着..”众人哈哈大笑,并肩往外走去...

免责申明:本栏目所发资料信息部分来自网络,仅供大家学习、交流。我们尊重原创作者和单位,支持正版。若本文侵犯了您的权益,请直接点击提交联系我们,立刻删除!
 
相关资讯
 
相关推荐
 
图文热点
 

 

栏目推荐

小说:他都惊呆了,这只鹦鹉不仅会喷火,而且还会流利的说普通话

兵团第七师棉花亩种植成本较去年减少310元

18x12米农村二层半自建别墅施工图水电图,美观经济

惠民淄角镇种菜大户赴寿光考察学习现代农业种植技术

“数娃”表情包火了!发送量已破9万余次,快去下载用起来

2019数博会推出吉祥物表情包“数小博”